人物首頁 > 警界 > 人物
胡建平:“金牌調解員”認了一群“幹親戚”
2019-08-16 17:15 | 來源:河南省公安廳網站 | 作者:李巧娟


  永城,“永遠之城”,位于我省最東部,豫、魯、蘇、皖四省接合部,素有“豫東門戶”之稱。七月酷暑,走進這個擁有1400多年曆史的“漢興之地”,探訪一名普通的基層社區民警,聆聽屬于他的出彩故事。
今年43歲的胡建平是永城市公安局演集派出所的一名社區民警。從部隊轉業入警以來,胡建平已經在這個工作崗位上堅守了十幾年,多年來從事群衆糾紛調解,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超強的調解能力,總結出了屬于自己的“胡建平工作法”,胡建平調解室創辦以來,主持調解了2000多起民間糾紛,轄區群衆親切地稱呼他為“金牌調解員”。
  盛夏時節,演集派出所的小院處處綠意盎然,從調解室走出的胡建平同樣熱情似火。從軍營到警營,胡建平身上自有軍人的氣質和警察的威嚴,然而,和他接觸時才發覺,他更如一位親切和藹的鄰家大哥。胡建平的故事沒有驚天動地,沒有轟轟烈烈,用他自己的話說:“瑣碎得很”。然而,正是通過這一件件瑣碎的小事,老百姓認識了胡建平,認可了“建平”這個人。

一棵樹的故事

      走進演集派出所胡建平調解室,窗明幾淨,“和為美”“你讓一點,我讓一點,舒心的笑容多一點”幾個醒目的大字組合出一幅和諧的裝飾畫,與此對應的是警法聯調、警調對接公示欄,調解員胡建平的證件照放在前面,依次排開的是各相關職能單位的特邀調解員。“你看,這個是治安案件調解的有關規定,這個是調解當事人的權利和義務的闆塊……”胡建平認真地介紹着幾個公示闆塊的功能,整個調解室沒有多餘的裝飾,“退一步海闊天空,讓三分心平氣和”的标語恰如其分地鑲嵌在調解桌對面的牆壁上。在這個調解室,胡建平見證了太多化幹戈為玉帛的暖心場面。
2013年12月中旬,演集鎮天齊村朱某與張某兩家宅基地中間長着一棵榆樹,因為争這棵榆樹的所有權,本來是好鄰居變得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鬧。村裡調解不成,請胡建平來幫忙。胡建平到現場了解到此樹價值也就90元左右。他分别走進兩家,建議他們把樹賣掉兩家均分,結果兩家都不同意給對方分錢。胡建平将雙方和村幹部一起請到了調解室,他提出了一個建議:“把這棵樹賣了,錢捐給敬老院做善事。”雙方都同意了。就這樣,由村幹部出面把樹賣掉,錢捐給了敬老院,“争樹”風波得以化解。
       類似這樣的矛盾,胡建平把它總結為利益分配不均衡引發的矛盾,是農村地區最多的糾紛,處置起來費時費力。根據多年的經驗,胡建平采取利益分解法,将大利益化成小利益、小利益化成人情關系;還可以用利益轉移法,将利益轉移到雙方認可的地方,就好做工作。
一紙箱告狀信的故事
  “走,我帶你們去轄區轉轉。”雖是九點左右,太陽已經開始炙烤大地,知了更是叫個不停。“建平又來了。”“啊,你們在這涼快呢。”剛進入村口,幾個正在乘涼的村民看到胡建平,熱情地打起了招呼,問起胡建平工作的情況,幾個村民異口同聲地說:“太好了,在我們這幹了十幾年,沒人說他一個不字,可以随便打聽。”
        一個簡單的“好”字,是樸實的群衆給予胡建平最高的評價。在一片好評如潮中,我們聽到了一個關于胡建平鐵齒銅牙的故事。
        這是一起父子之間的糾紛,官莊村王勇(化名)和老父親王某的矛盾已經有27年之久,父子倆也告了27年。當胡建平走進王某家中時,王某從裡屋搬出了一大紙箱的告狀信,胡建平震驚了,能否調解成功,胡建平心裡也沒有了譜。接下來,胡建平利用下班的空閑時間,深入王勇和其父親家中,詳細了解矛盾的症結所在。原來父子二人因為贍養的問題,一直達不成協議。了解到問題症結,胡建平找來雙方的親戚、村幹部一起協商調解,但固執的王某一直對胡建平提出的建議不滿意,就這樣一直持續了快一個月,等胡建平再去找雙方的親戚和村幹部一起出面調解時,他們紛紛打起退堂鼓:“别費勁了,根本不可能調解成功。”但是同樣固執的胡建平沒有放棄,他一個人又多次來到王某家中,以親情作為突破口,站在雙方的立場苦口婆心相勸,雙方終于達成協議,這場持續了27年的冷戰終于結束了。當着胡建平的面,王某把一紙箱的告狀信焚燒為灰燼。
        “再大的事,隻要建平來,都能解決。”群衆魏春霞快人快語道,“群衆都服他,辦事公道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還吃過閉門羹呢。”胡建平說,“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歡迎你去調解的。”在調解陸樓村一起妯娌之間的矛盾時,當事人一方把胡建平拒之門外,那也是一個酷暑,胡建平就坐在門口,一直大聲勸解,對方被胡建平的執着感動了,最終打開了大門,接受了胡建平的調解,最後,妯娌倆擁抱和好。
對于類似這樣的家庭糾紛,胡建平工作中遇到很多:“調解時先讓雙方分開,以親情為重要突破口,耐心做雙方工作,一般情況都能言歸于好。”
他把穿壽衣的群衆救活了
  “他救助我們村張三孩的事,我們村沒有不知道的,他真是個大好人。”跟随胡建平剛到曹樓村村口,村口乘涼的群衆見到胡建平如同見到家人般親切。
         這是一次正常的走訪,當走訪到曹樓村時,有一家門口圍滿了人,胡建平好奇地走了過去,進到屋發現房屋主人張三孩穿着壽衣,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。張三孩是孤寡老人,平時隻有一個侄子幫忙照顧。胡建平了解到,原來張三孩因肺部感染,沒錢拿藥,導緻病情加重,街坊鄰居開始為他準備後事,胡建平拿着張三孩吃的空藥盒急忙跑到永城市,可跑遍了整個永城市,也沒有買到,胡建平又坐車趕到商丘市區,跑了好幾個藥店,終于買到了。等胡建平趕到張三孩家中時,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。連續吃了兩天藥後,張三孩竟然能慢慢吃飯喝水并下床走路了,他脫掉壽衣,握着胡建平的手說:“感謝你給了我第二次生命。”
        人救活了,張三孩以後的生活咋辦?胡建平一直記挂在心。随後,張三孩每個月吃的藥都是胡建平自掏腰包,托人從商丘買回來,這一買就是4年。張三孩也成了胡建平的幫扶對象,過年過節去家裡看望,甚至平日裡的油鹽等生活用品,胡建平都給他買回家中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建平不僅矛盾糾紛調解得好,他的心更好,看見困難群衆就幫,我們都看在眼裡。”今年58歲的曹樓村村民周玉萍說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啥也不圖,隻希望群衆不在背後戳我脊梁骨。”對于幫扶困難群衆,胡建平有着自己的态度,“作為一名社區民警,服務好轄區群衆是本職,憑着自己的良心,能幫多少是多少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然而,熟悉胡建平的都知道,他的家庭并不富裕。為了支持他的工作,妻子辭掉外地教師的工作,跟随他來到永城生活,一家四口,還有兩個正在上學的孩子,全靠他一個人的工資,日子過得緊巴巴的。胡建平說:“這輩子最虧欠的就是妻子。直到現在,走到大街上看見空瓶子,妻子還是會撿回家攢起來賣錢。但對于我幫助困難群衆的事,她開始也不理解,時間長了,她也知道我的為人,也就默認了。”如今,兒子上班了,家裡的經濟狀況稍好了一些,胡建平說他也能多幫幾個困難群衆了。
認了一群幹親戚
  “建平,今天中午别走了,在俺家吃撈面條。”臨近中午,周玉萍熱情地挽留胡建平在家吃飯,在轄區群衆心中,胡建平已經是他們的家人。曹樓村村幹部曹金剛說:“有建平在,我們村裡的工作特别好開展,這十幾年來我們村的和諧文明,建平功不可沒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胡建平不是永城本地人,但在這工作了十幾年後,他開玩笑地說:“認了一群幹親戚。”通過一起起矛盾糾紛的調解,胡建平的為人被群衆深深認可,他們打心眼裡把胡建平當成自家人。
為了更好地做好調解工作,去年,胡建平花了七千多元自費學了心理學。“這裡如同我的一畝三分地,每一個細小的矛盾糾紛,就猶如地裡長出雜草,不及時拔掉,肯定會侵蝕整個莊稼地。這是整個和諧社會的根基,一定不能出問題。我不想顆粒無收,我希望我的轄區是安定和諧完美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心裡永遠裝着老百姓的人,老百姓心裡永遠不會忘記。十幾年如一日的堅守,胡建平深愛着這片土地,他的心也早已和這裡的群衆融為一體。盡管為這裡的群衆操碎了心,白了雙鬓,胡建平依然激情四射,樂在其中。
         婉拒了周玉萍的熱情,我們再次回到胡建平的調解室,此刻正值中午,烈日當頭,調解室門前将要成熟的石榴壓彎了枝頭。從春華到秋實,十幾年來,胡建平和轄區群衆一起感受着滿庭芳的惬意。